• PC端 23144
  • 手游 13149
  • VR游戏 811
17173 > 新游频道 > 新闻更新手记 > 《Déraciné》评测7.8分 古典而又忧伤 VR中的“血源味”
产品库-新游 > 新闻更新手记 > 《Déraciné》评测7.8分 古典而又忧伤 VR中的“血源味”

《Déraciné》评测7.8分 古典而又忧伤 VR中的“血源味”

2018-11-19 16:15:36 作者:瓦克五 手机订阅 我要评论()
导读: 如果说魂系列让你的心智越来越刚强,那么《Déraciné》则柔化了你的心灵,这是两者最截然不同的特质所在。尽管被笨重的VR设备所拖累,我们仍然能从中瞥见一位当红游戏制作人的艺术情怀和灵光闪现。

本文基于PSVR评测,感谢索尼提供的评测码

我不想先入为主地把《Déraciné》视为一款“宫崎老贼”制作的游戏,可是我发现这很难做到。欧洲中世纪和东方审美情趣,暗黑气质搭配灵魂界域,《Déraciné》仍然充斥着宫崎英高专属的个人风格标签,即便是不知情者,在玩这款游戏的时候也会联想到他。

图片8.png

戴上PSVR,让我们开始吧

《Déraciné》做宫崎英高初尝VR之作,其实各方面都比较保守。在之前的很多游戏中,我们已经接触过很多类似的玩法及其套路:玩家作为一个局外人,去关照那些观察对象的生活,了解他们的个性和经历,其中的故事慢慢揭开冰山一角,也往往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艾迪·芬奇的记忆》、《伊森卡特的消失》、《万众狂欢》都是此类游戏中的佼佼者。人们开始试图给这一类游戏一种新的分类,比如FPE(第一人称探索游戏,First-person Exploring Game)FPF(第一人称体验游戏,First-Person Feels)或者NEG(叙事探索游戏,Narrative Exploration Game)。

图片2.png

宫崎英高“捏”出的女性总有一种优雅恬淡的气质

如果PFE这种说法成立的话,那么《Déraciné》则可以称为是VR-PFE,游戏必须在索尼VR设备的辅助下才能进行。与宫崎之前的魂系作品不一样,没有那些游戏强调厚积薄发的成就感和明确的目标,《Déraciné》的追求更难定义,有些虚无缥缈的“体验”。没有死亡威胁,没有惩罚机制,提供的是更为平静的情感体验。从提供“快感和成就感”转移到提供模糊多变的“体验”,这可能会是游戏成为成熟艺术形式后的一种趋势。

在不剧透的情况下,要讲清这个游戏其实是有些困难的。在游戏中,你扮演一个人类无法发现的隐形精灵,在一所古老的寄宿学校里进行探索,用神秘力量操控和摆弄周围的事件。学校里有6名少男少女,玩家的目标可以进行一些小动作,试图让人发现自己的存在,例如有人在吃饭时,就可以尝试找东西在锅内做点手脚。身为精灵,玩家存在于停止的时间中,玩家可以周围探索,慢慢想想如何“搞事”。游戏是章节制的,每一章都有一定的目标,当游戏到达这个目标,透过一个名为“时振计”的道具就可以转动时间,进入到下一章。游戏属于慢热型,前半段显得有些冗长,从中段开始,游戏的妙处才慢慢滋生出来,牵动起玩家的情绪,而情绪的释放在游戏的终了达到高潮。

图片3.png

不想做小透明,只想刷存在感

哥特式的维多利亚风格让人无法不想起《血源诅咒》,即便是亮度提高了,游戏体验始终浸润着一种阴冷苍凉的气氛,就像是宫崎英高遇见了狄更斯。

游戏的音乐非常优美,CV甚至使用了《血源诅咒》的原班人马,高质量的配音为游戏情绪和氛围增色不少。而碎片式的说故事逻辑也有血源的意思——在魂系列中,玩家只能通过莫名其妙的物品介绍、与NPC晦涩难懂的对话中获得极少的信息,通过推理得到完整的故事和世界观。在《Déraciné》中,玩家拿出道具时可以按键观看道具描述,这些都可视为故事的碎片;而少男少女也有名为“言灵”的残像记忆,从那些像全息投影的片段中,玩家可以获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故事。

图片4.png

泛黄的色调,略带忧伤的小提琴,让游戏呈现出一种艺术质感

在游戏操作方面,《Déraciné》是需要全套PSVR设备的,这无疑是将只拥有VR头盔的用户拒在了门外,让受众更为小众。玩家需要使用两个PS MOVE进行游戏的操控,X键左转,O键右转,左手MOVE是下蹲。游戏的移动方式没有任何的自由度,采用的是定点移动法,地上的蓝光显示可以移动的位置,按右MOVE就可以进行移动(如果你玩过VR版的《蝙蝠侠》,你应该会了解这种操作)。游玩的过程中可收集道具或线索,然后在适当的位置会出现黄色标记,按左MOVE上的T键就可使用。T因为游戏节奏比较缓慢,玩很久也不会有晕眩感。

图片5.png

蓝色光点代表下一步可以去的地方

那么,为什么宫崎要将这款游戏制作成VR版本呢?一方面可能是Fromsoft借助这个小品级游戏试水新的技术,另一方面,依托VR技术,可以做到一些非常有临场感的解谜,比如偷听到两个人对话把钥匙藏在哪里,然后去到那里把钥匙找出来,打开宝箱拿东西,这一系列的动作在VR下面显得特别触动人心。

gamersky_01origin_01_20181181524140.jpg

《Blood&Bones》,你说老贼怎么可能不藏点血源味的彩蛋呢

这时候我们才发现:宫崎英高并不是只有关卡设计充满“恶意”这一点可供言说的个人特质,围绕着审美、世界观、叙事方式,他以自己极具天分的个人能力构筑起了一整套自己的游戏世界观。《Déraciné》构建的游戏世界细腻地建构在这一套世界观上,通过充满想象力的故事设计,各种看似偶然实则环环相扣的事件和道具向玩家展示了一个充满细节、真实可信的游戏世界,向玩家低语。

图片6.png

每一个可交互物件都有相应的说明

作为一款VR平台的试水作,《Déraciné》并非尽善尽美。这一部分是VR本身尚不够优越的技术带来的,一部分是游戏自身的问题。从体量上来讲,《Déraciné》只能算是一款小游戏,整个流程不过几个小时就能结束。进入游戏前,要进行一系列的VR设备校准;在游戏中用沉浸式体验捡起和调查物体虽然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却多少有些累人。

图片7.png

游戏有中文配音,如果你和我一样难以习惯“台湾风味”,还是切换到日语吧

如果说魂系列让你的心智越来越刚强,那么《Déraciné》则柔化了你的心灵,这是两者最截然不同的特质所在。为了使一朵花恢复活力,而让一串新鲜的葡萄枯萎,这样的情节在唯美的场景下,都会让人心头微微一震。尽管被笨重的VR设备所拖累,我们仍然能从中瞥见一位当红游戏制作人的艺术情怀和灵光闪现。

【编辑:李大猫】

17173.com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17173.com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